• 香港神算天师论坛王中王,正版资料正版资料大全
  • 《人民的名义》患上“厌女症”标签化=反映现实?

    发布日期:2022-02-05 00:4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个剧刚刚爆红时,因为尺度大、突破多、老戏骨飙戏甚爽,取得了压倒性的好评。

      不过随着剧集热播,也慢慢暴露出来一些问题。这其中,导演、编剧在性别意识上的落后,最让艺绽君捉急。

      第8集开会,沙书记讲到有个干部做了六年科技局局长、五年市委组织部部长,但农科院专家、科学院院士大都不认识,对于稍有姿色的女干部却个个都熟悉,连那些在偏远山区工作的女干部都能叫出人家的乳名。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够提拔呢?此时与会的另一名干部接了一句:

      《人民的名义》播出到现在,最让观众感到新鲜、也最受好评的点之一,就在于你不知道剧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每个人都是复杂的,而这种复杂让人物显得更加丰富和饱满,也是主创想全面、深刻展现人性的一种努力;

      但有点遗憾的是,享受这种待遇的大多是剧中的男性,女性角色基本上仍符合人们对某一类女性的刻板印象,用通俗点的语言来说,就是标签化和模式化的。

      剧中的女性形象不多,但是出来给腐败背锅的已经有两个了,倒不是说女性就做不得反派,只是该剧在此类角色的呈现上,仍然显得有点落后。

      胡静饰演的高小琴,就是这样一个坏女人。她是小三、是情妇。但同时她作为一个年纪轻轻就拥有庞大资产的女企业家,也承载或加深了很多人对这种女性的偏见,即她们的成功绝不可能是只靠自己努力那么简单,要么是出身好,要么就是和高官有不正当关系。

      这几集里欧阳菁终于被抓起来了,很多GDP粉欢呼雀跃,达康书记身边的这颗定时炸弹终于被清除了。

      欧阳菁的形象算是坏女人的一种延伸,一个受贿的官员妻子。但最大的问题是,身为一个银行副行长,她表现出来的物质、不理性、情绪化、不识大体,实在令这个角色立不起来。本质上,这是对这个角色职业素养的一种否定。

      而且,她对感情的渴求明明可以以更合理的方式呈现,但在剧中她却只能靠看韩剧、抱怨丈夫来发泄,不知道编剧是不是想用这个设定来靠近年轻观众。(哪里都要有虐恋是不是?)

      终于说到正面角色陆亦可,编剧似乎担心她只有职场上的戏份太过不足,急着让各路催婚的人马迅速登场。

      先是自恃年轻貌美不着急、以关心为名义来催婚的下属林华华(确定不是炫耀?);然后是陆亦可暗恋的陈海;最后是大杀器——亲妈。

      有人觉得这简直太反应现实了,30多岁的剩女,仿佛只要有个好归宿,职场表现无人追究;只要长得美,抓不到贪官也不会被批评。

      和陆亦可在一起的林华华,被塑造成(并不)甜美可爱的邻家小妹妹,职场表现要么没有,要么很糟,一开场就看丢了贪官丁义珍,事后居然没有丝毫悔过也没有人追究。既然如此,何必赋予她反贪人员的身份?随便设定成某个角色的妹妹或者女朋友,在生活段落里亮个相就好了,反正她现在做的事情也没有差太多。

      其实,关于《人民的名义》性别话题的争论在各大公号、媒体上已经进行过一轮了。《周梅森,我以‘人民的名义’喊你去妇联挂职锻炼》等声讨文章一出,有人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而是女权主义者太“玻璃心”,并且列出了几个理由,如下:

      这几乎算是一部男人戏,作为配角的女性形象屈指可数。当然,这种设定也成为了一桩证据,用来证明编剧和导演有意识或者下意识地把女性地位进行了边缘化处理。

      电视剧中的桥段要真实地反射现实,人们才能接受那些情节,而不是为了表现一种政治正确的“尊重”,而凭空安排一些完全脱离于现实的对话。

      这几乎就是对新闻的拷贝,那些贪腐案中被抓捕的公共情妇,难道不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么这种戏仿怎么算得上污蔑和歧视呢?

      歧视是指对于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特定群体提出了不符合现实的负面评价,它本质上是一种偏见。比如某个人公开表达说,女性的智力就是不如男性,这叫做歧视。但这部电视剧只是像镜子一样反射了现实,你不能因此就要求把镜子砸碎啊。

      艺绽君捋了捋,主要的意见就是说,这不是主创“厌女症”发作,而只是客观地、像镜子一样地反映现实。

      别看它是个流行词汇,背后却藏着高深的传播学理论,因为它很贴切地诠释了大众媒介的功能之一——再现。这种理论认为,大众媒介会使用选择和诠释的手段,来打造人们看到的所谓现实;每一个呈现出来的所谓现实,看似是客观真实的反映,其实早就经过了挑选,被设定了意义。

      举个例子,就像一个明星有很多面,但真人秀的编导会出来说,当他们发现这个明星的某些特质比较有卖点时,会通过剪辑、镜头不断强化这种特质,直至形成标签,让观众便于接受和记住;

      比如很多明星一开始卖的是“好男人”人设,在公开告白妻儿、讲述恋爱史,通过节目多次传播且仅传播与此相关的信息时,人们会对他真的形成好男人的印象;而等到出轨丑闻曝出来,人们才发现他素日打造出来的形象,已经不是他真正的样子;所谓,人设崩了。

      学者李慧英在1997年发表的《女性形象:作为文化的载体——用性别意识的眼光审视电视剧中的女性形象》这篇文章中提到,对家庭妇女的美化与对职业女性的扭曲 ,并不是出于编剧的自觉 。但在这种不自觉的女性形象的描写中 ,却渗透着根深蒂固的男权价值判断 : 最好的女人是持家的、忘我的女人 ,不注重家的发展而自我发展的就不是好女人 。

      拿《人民的名义》中的女性形象来分析,她们职业不同、背景有别,但也有一个共同点:她们出现的节点、存在的意义,在私人问题领域要远多于公共问题领域。比如陆亦可,还有她的妈妈、一个退休法官——出现的时候,承担的是“催婚”这个职能。

      同样,侯亮平的妻子钟小艾也是一个反贪人员,对她在职场上的表现剧中着墨不多,反而深明大义支持丈夫调动工作、自己撑起家庭,成了她的“高光”时刻(并换得丈夫的物质奖励——丑裙子一条)。

      剧中的女性角色与男性角色的权力关系,基本逃不开两个字:依附,无论是正面的陆亦可、林华华,还是反面的欧阳菁、高小琴。 高小琴离开祁同伟,就无法保住现在的利益,欧阳菁因为丈夫的疏远显得焦躁不堪。

      事实上,在讨论《人民的名义》女性意识的问题时,只要稍微多关注一下我们国家在性别议题上的研究,就会发现这些问题早已得到过讨论;

      1997年学者刘伯红、卜卫所做的《我国电视广告中女性形象的研究报告》中就描述过大众媒介这种对女性角色的定型现象:

      比如,将女性的价值限定在其容貌、年龄、体形上(说“稍有姿色的女干部”这种说法没问题的同学,咱们下课后聊聊?);

      将女性生存的空间限定在家庭内,限定在妻子和母亲的角色上。将女性同男性的关系界定在美丽、温柔、依顺、性感上,并以此得到男性的呵护、爱慕、资助和指导;

      将女性的智力限定在追求时尚、爱情和享受上,她们极少在科技、社会事务上用脑子,天生不会逻辑思维,只会感情用事(我好像看到了一万个林华华)。 男性则在广告中多被描写成“跨越千里 勇往直前”的开拓者。

      在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中,艺绽君最不喜欢的部分,是把“反映现实”当做拒绝性别意识提升的理由。如今,女性的自我意识日益觉醒,越来越多的性别议题正在得到讨论。

      当然,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仍然存在于社会的很多很多方面,也存在于很多很多国产剧中,但为什么《人民的名义》偏偏要被挑出来说?也许正因为,人们对它寄予了太多“改变国家”的期许吧。